公元前605年1,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派军队攻打耶路撒冷。因为犹太国民和他们王的罪恶, 上帝允许巴比伦人战胜国王约雅敬。然后,巴比伦人从上帝的圣殿里,查抄了一些 器皿, 把它们带回到巴比伦,放置在巴比伦 “贝尔”2假神的神庙里。尼布甲尼撒二世吩咐把一些年轻的王室成员和贵族带到巴比伦, 他希望这些年轻人身体健康、聪明、英俊。但以理就在这些被带来的人中。

他们步行了数日,但以理迷失了时间概念,已弄不清过去了多少个星期。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:早早地醒来, 早餐是面包和水,在炎热的阳光下漫长一天的行军。许多被俘的人昏倒,一些太虚弱的人不得不被抬着走。有少数被俘的人, 在艰苦的行进中死去。他们没有从耶路撒冷直接往东去巴比伦,因为他们将不可能穿过沙漠。取而代之的是, 他们沿着肥沃的新月向北,然后沿着幼发拉底河向南,这是亚伯拉罕早年去应许之地同样的 线路。 现在,但以理正被带回到亚伯拉罕祖先之地3

对巴比伦人占领耶路撒冷城,但以理并不感到意外。先知耶利米和另外一些人已经再三地警告国民, 如果他们不悔改,上帝将把他们交给他们的敌人4。但以理的三个朋友----哈拿尼雅、米沙利和亚撒利雅, 也被从耶路撒冷带来。他们在行进中默默地祷告,不断重复着他们记忆中圣经经文,来得着力量和安慰。

经过500英里5 的旅行后,他们到达巴比伦。当他们入城的时候,他们穿过 伊师塔, 门洞,一道双门把他们引到双重防御墙,墙上覆盖着各种花的图案、几何图形和活物大小的动物图案, 比如:公牛、狮子和龙。进入 这座华丽的大门,他们沿着一条石头铺成的道路,进入到城市的中心地带。 沿路的城墙被釉面砖覆盖着,上面装饰着活物大小的狮子图案。在远处,但以理能看到著名的巴比伦空中花园, 这些花园被支撑在抬起的空中平台上,形成一个人造的假山,给这座城市带来无比的美丽与冷峻。6

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们,被安置在宫庭长官亚施毗拿下监管,亚施毗拿的工作是,看护他们在巴比伦文化和传统上所受的教育。这个训练计划估计历时三年,亚施毗拿 首先做的第一件事,是改变这些被俘者的名字。但以理的名字,在希伯来语的意思是“上帝是我的审判者”,被改为伯提沙撒,意思是“贝尔的王子”,贝尔是巴比 伦的守护神;哈拿尼雅,名字的意思是“上帝是有恩典的”,被改成沙得拉,意思是“被沙玛什太阳神光照”;米沙利的名字由“谁有上帝的形象”改成米煞,意思 是“伊师塔,巴比伦的天后是谁”,指的是;亚撒利,雅意思是“上帝是我的帮助”,改成了亚伯尼歌,即“奈布的奴隶”,奈布是巴比伦有智慧和学识的神7


“但以理,”亚撒利雅问,“你认为他们为什么要改变我们的名字?”

米沙利补充道,“他们为什么想要我们吃王的食物?”

在开始回答之前,但以理做了一个深呼吸,“我认为王,是想让我们忘记我们的过去:我们的亲人、朋友、 家乡以及我们的上帝,接受异帮的神和传统,把它当成我们自己的。我明天去跟亚施毗拿说,向他解释上帝给我们的法律。

第二天,但以理走近亚施毗拿说,“先生,以色列的上帝已经给了我们一个的特别法令,那就是禁止我们吃王的食物。”

亚施毗拿喜爱但以理,但他惧怕尼布甲尼撒王。“伯提沙撒,”他对但以理说,“我害怕我主我王, 他已指定了你们的食物和饮用。倘若他看到你们的面貌,比你同龄的少年人差?王将会因为你们而要我的命。 8

但以理不满意他的回答,因此他到亚施毗拿指派监管他们的护卫那里说,“接下来的十天里,在就餐的时间让我们只吃蔬菜和水, 满了十天,比较一下我们与别的少年人的面貌,然后,在那时,再决定你们对我们怎样行事。” 9

护卫同意这样行,使他惊奇的是,十天后,他发现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们,比任何一个吃王食物的少年人的容貌,都更加健康而滋润。

由于他们的信实,上帝让这四个少年人聪明而博学。他们读了许多的书,变得很有学问。事实上, 上帝给了但以理一个特别的礼物,就是他能解梦并说异象。 10

三年学习期满,那些被俘虏的人被带到王的面前。尼布甲尼撒会见他们,并发现但以理、哈拿尼雅、 米沙利和亚撒利雅,比这个国家所有的术士和巫师聪明十倍,他们出众的智慧和理解,使他们挣得了做王的谋士之职。
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这是第一章的结尾”达里尔说,“还有问题吗?”

“太棒了,爸爸,”杰米回应道,“你确实知道如何把故事应用到生活中来!可是,我还有一个问题,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们有多大年龄呢?”

"达里尔回应道,“圣经学者认为但以理那时大约十七岁11, 因为但以理在历时七十年的囚禁后期,依然活着。12 我希望你们明白,当但以理告诉亚施毗拿, 不能吃王的食物的时候,他是多么勇敢。他远离他的国家数百英里,又是一个俘虏, 巴比伦人随时都可以要他的命。但是但以理坚定信靠上帝,不计任何代价。”达里尔转向布莱恩问:“还有问题吗?”

这些给布莱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但他暗自思量:我想他赶快学第二章,那将是不可能弄懂的。

“布莱恩,”杰米用胳膊肘碰了碰他,“你还有问题吗?”

可能等我们学习第二章后,我会有些问题,”布莱恩咕哝道。

达里尔吃吃地笑道,“没错,第二章是会非常使人难以弄懂,如果没有任何疑问,让我们现在就来看这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