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聚会的愚人们

天黑了,他们钻进帐蓬后,达里尔介绍第五章,“我们差不多要看到一些预言应验了。”

“哪个预言?”布莱恩问

“在第二章中梦的部分,”达里尔说,“在第四章和第五章之间,过了许多年,犹太人仍然被囚禁在巴比伦。尼布甲尼撒王死于公元前562年1。 自从他死了以 后,巴比伦经历了几个王。当我们开始第五章的时候,拿伯和他的儿子伯沙撒正共同统治巴比伦帝国2。但以理仍然活着,并在国中倍受尊 敬。”

“但以理那时肯定是一个老人”,杰米评论说。

“是的,杰米,但以理大约是他的八十多岁,”达里尔回答。
____________________

公元前539年3,玛代人和波斯人联合力量反抗巴比伦。尼伯王带领他的军队参加反抗玛代人和波斯人的战斗,留下他的儿子伯沙 撒管理帝国4。玛代人和波斯人设法夺取了巴比伦城周边的城市。

在这次战争期间,伯沙撒王为他的一千名高层的官员举办宴会,所有的王后及妃嫔都与他一起出席宴会,这真是一个盛会!伯沙撒饮了很多酒,以至醉了;然后他命 令仆人拿来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神殿里带来的金、银器皿。

当金杯拿来的时候,在宴会上每个人都用它饮酒,并且赞美用金、银、铜、铁、木和石头所造的偶像。5

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爸爸,我需要问几个问题!”杰米脱口而出。

“是,我也是!”布莱恩也说。

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达里尔看着圣经,抬起头说.

“玛代人和波斯人依然围绕着他们?”布莱恩问。

“他们的王国是今天的伊朗,位于伊拉克的东部,”达里尔解释。

“妃嫔是什么?”杰米问,“伯沙撒有多少个女人?”

“妃嫔是和他一起生活的女人,圣经没有说这王有多少女人,”达里尔解释。

“如果战争正在进行,他们为什么办宴会呢?”布莱恩问。

“宴会可能有助于鼓舞士气。他们相信任何人都不可能的侵略这座城市,因为城市用足够厚墙加固,以至于可以在顶上驾驶战车!他们对巴比伦神和坚固城市信心给 了他们一个安全的错觉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

当每个人都在为他们的神干杯的时候,突然,从稀薄的空气里现出人的手指, 并且手指开始在宫殿的墙上写字。伯沙撒王看到这手,同样其他人也都看到了。宴会大厅里变得安静了,每个人都感到恐惧。尤其是伯沙撒王,他是非常害怕,他的 脸都变白了,双膝颤栗,双腿发软6。王吩咐立即带他的哲士们到他面前。当他们聚集的时候,他对他们说,“谁能读这文字,告诉我它的 意思,他将成为这个国里第三位当权者,他将穿高贵的紫色长袍,并且项戴金链”。 7

尽管他们承诺大量的奖赏,但哲士们还是不能解释这个信息,让伯沙撒王更加恐惧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啊….呀!”杰米吓得叫了一声;她的双眼睁得如同盘子大。她坐着从达里尔的肩旁凝视着帐篷的墙。“大家别动,”她大声说道,“你们看到了吗?”她 喘着气,激动地说,“有一只手在帐篷外面!”她附着布莱恩寻求保护。

达里尔环顾四周,看了看,笑了起来。“杰米,那是一棵灌木的枝条映射在帐篷上!”

“嗨,你的确有一个疯狂的想象力,”布莱恩笑她说。

“你吓得我半死!”伊丽莎白大声说。

“哦…对不起…我想我刚才可能有点走火入魔,”杰米羞怯地说。

“好了,我想你有一个好的想法,那就是伯莎撒和其他人一定感觉到的,” 达里尔说着,试图回到功课上。“伯莎撒许诺谁能解释所写的,谁就能成为国中第三位统治者。你为什么认为他说第三而不是第二?”

“好, 那伯尼徳斯王,伯莎撒的父亲,必定是最高的统治者,伯莎撒将是第二高的统治者。因此他能给出的的最高职位,将是第三高的统治者。” 布莱恩微笑着说,并相信他正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“找准方向了,布莱恩,”杰米吃惊得说。

“除了给你解释但以理书外,我想教你如何自己分析圣经,” 达里尔解释道。他很高兴布莱恩已能够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。